二八杠技巧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依稀看到了那已经回不去的少年妄想

时间:2017-08-18 09:10   【字体大小: 】 关注:
  在午夜的风里,我闻到了远方的一缕芳香。
  
  远方,在向我招手。我顺着目光望去,还有那青春时的嘘吁感伤。几十年来,我拒绝了远方的呼唤,执拗地在原地踏步,本以为远方早已远去。在万籁俱寂,只余一地静静白月光的夜里,远方,出现在我的面前,原来他一直就在啊,从没有离开。
  
  对于远方,我没有过准确的概念。远方有多远,是到天边无法回头的路程,还是咫尺天涯,谁能告诉我?
  依稀看到了那已经回不去的少年妄想
  儿时,远方是村子外面的世界;求学时,远方是学校外面的世界;工作后,远方是工作间外面的世界。身体被限制在一个固定的圈子里,远方,就是外面的世界。当我用心去解读时,掀开它神秘的面纱,远方,便成了一种寄托,诸多心事,诸多感怀,我都要向远方倾诉。我曾用儿时的梦想把它编织成五彩,青春时的脚步伴着激扬的心情要去踏访,及至今日,当青春不再,梦想被现实取代时,远方,成了一种奢望,由是,我们越来越现实,而远方越来越遥远。
  依稀看到了那已经回不去的少年妄想
  我的远方,曾经也是一个未知的世界。我们从生到老去,都是对一种对未知的探索,我的远方当然固执地成为一种未知。我知道历史的课本里,记载着一个又一个对远方求索的故事。汉朝的使节穿越沙漠,找到远方的盟友;郑和的舰船越过汪洋,寻到遥不可知的国度;哥伦布循着探险家的感觉找到了新大陆,他们找到了他们的远方。
  
  当远方不再陌生,远方,便成为脚下的征途。我的先辈必然也是从远方来到这里,在艰难的路程里,他们也曾迷失过方向,也有过同伴没能走完他们的旅途,最终他们征服了他们的这个远方,我为他们感到自豪和骄傲。而今,他们的远方成了我的故乡,他们的故乡,成了我奢迷的远方。
  
  随着年龄的增长,远方,不再是年少时的一片空白。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勾画着远方的轮廓。青的山、绿的水、蓝的天,到处充斥的花香鸟语,永远听不到的喧嚣吵杂,永远不存在的人间险恶,那是五柳先生的桃源胜境,是我冀望的远方。只是这个远方,在哪里呢?我站在地球仪旁一遍又一遍地转动,却怎么也找不到,气恼的我将它转的飞快,蓝色海洋与黄色大地在我的眼前结合出各种各样的图案,在这恍惚变幻中,我突然明白,原来在不知不觉间,我的远方早已超脱了地域,成了心灵的故乡。我将心寄托在远方的一片空灵里,我便与远方紧密地契合在一起,难以分离了。
  
  远方,一直都在啊,在我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