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技巧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牛娃姑姑姑父都和牛娃一起盯着兰草看着

时间:2017-08-27 08:37   【字体大小: 】 关注:
 
  兰草妈和等她表态。空气憋得快要凝固成晶体了。
牛娃姑姑姑父都和牛娃一起盯着兰草看着
  兰草深深地低头盯着脚尖,一手揪着一边衣襟,一手扣着一只纽扣,久久不说话。
 
  兰草妈等不住就颤声央求兰草:“好我的碎先人哩!你到底说一句话呀!你对牛娃究竟有没有意见?你不张口说话,谁知道你心里打的啥算盘?你即使不乐意了,也得给人家牛娃能寻出啥说得过去的不是呀。好好地无缘无故耍麻达,从你妈我这一关就先过不去!不信了你有胆子就试合试合,我还就不信这井能掉到桶里去!”
 
  牛娃姑父说:“别逼娃了,让兰草想好了再说。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即就使有反复也不奇怪。咱大人的事是大人的事,娃们婚事讲究的是两厢情愿,谁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万一事不成散伙了,我们两头子就只剩下钱财的说法,那就简单得多了。我二哥这一边我就能拿一半事,我保证他不会狮子大张口胡说冒要,把他家出了的钱和一些灵花销再多少加上一点损失补赔就算了。以后我们还要一个村里生活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闹得是是非非对谁都没有好处!”牛娃姑父清楚兰草家的情况,不说多算成十来万,就是只已经花了的四五万,想叫她家退一万或者几千块钱,也都是空话。况且他们谁都知道农村退婚时候的账是怎么吓人的算法。
 
  兰草实在扛不过去了,就吞吞吐吐说道:“牛娃人确实是个好人,我能有啥意见。只是……”
 
  牛娃姑父松了一口气说:“这就好了,兰草有这句话,我们还有啥说叨的?我早就不知道给我二哥说过多少次了,兰草有你亲家母这个明事理的能行妈妈调教,从小就是个人见人爱的好闺女,我牛娃家缺的就是个能计划日子管好家的能干女人,兰草到了牛娃家,他家里就里里外外都有人操心了,日子一定比发面都要发得快!”
牛娃姑姑姑父都和牛娃一起盯着兰草看着
  牛娃姑姑热情地给兰草说:“兰草呀,中午跟姑姑给你上街买东西去!”
 
  兰草说:“我心里一点没有准备,乱得很!怎么能猛然就去买结婚的东西?”
 
  牛娃姑姑说:“你不是说没有意见了吗?”
 
  兰草说:“说没有意见也不是说了现在就能立即结婚呀。”
 
  牛娃姑姑又着急了,追着问:“那你不去买结婚东西是啥意思呀?吓得我心又突突往外蹩哩!”
 
  兰草问:“订婚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说的难道忘了?明明说是先订了婚,几年后再结婚的,现在又要马上结婚,还埋怨我们说话不算数,你们在人面前说的话你们就都忘到脊背后头去了?到底是我家不讲信用还是你家搞突然袭击呀?”
 
  牛娃姑姑张口结舌一会儿,喃喃的地说:“我们也是耽心你们的婚事出岔子,不放心呀。”
 
  兰草坚决说:“我知道牛娃家里是你俩给操心当家,我今天把话给你留在这里,我用我这一条贱命担保,我不会叫你们家人财两空的!我有家有父母弟弟牵着心,就是想赖帐跑了都跑不另干。可就这样急许着草草完婚,不说是不够年龄犯国法,就我心里这个弯子一下子也转不过来,把我逼到牛娃家里去,我也按不住心守着过日子。牛娃只和我在我爸爸的病床前碰了个面,总共就说了不到几个字的话就订了婚,才十几天,这两人又一句话没有再说过就要结婚,这和旧社会的隔口袋买猫有啥区别?总得给我时间让我看看我要陪着生活一辈子的人到底是个啥人吧!”边说着边哽咽抽动肩膀哭起来。
 
  牛娃姑父赶忙说:“是呀,是呀,兰草说的是事实,句句都对着理,是我们想得也不够周到。你先不要哭鼻子了,我们都是心急了些,你和牛娃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好孩子,我们了解了你们,并不能代表你们之间互相也都了解了。我看,是这,咱先把你俩结婚的事情放下不说了,留些时间让你俩交往一段,互相了解了解。古人都说过‘知性者可以同居’。相信我们的眼光都错不到哪里去。要是你们俩不合适,说啥我们都不会撮合你们的。”
 
  牛娃姑姑仍然不放心,就说:“我看,先回县里去,给你们把结婚证领了,咱们先不办结婚仪式,你和牛娃到城里都来打工也方便举动了。”
 
  兰草说:“登记了国家法律就承认是结婚了,这和结了婚有啥区别?”
 
  牛娃姑姑说:“反正咱那里都承认的是婚礼办了的婚姻。”她想的是,管他谁承认不承认,领了证就是合理合法的两口子,两个人即使以夫妻关系住在一块儿也没有啥不可以的。万一怀个孩子,不就万事大吉了吗?那时候恐怕牛娃拿上鞭子赶都把兰草赶不出去了。
 
  牛娃姑父想:“就不声不响偷着领个结婚证,这么着把两个推在一起,办婚礼不办婚礼有啥意思?”他向兰草母女说“我看这样也行,我们先把牛娃和兰草领回去,我找个熟人,再花上一点钱,叫兰草和牛娃把证领了吧。”
 
  兰草妈也提不出反驳的理由,就说:“你们看行就叫两个娃去办证吧。”
 
  兰草也说:“你们都这么说,我要说不同意,你们又会怀疑我变心了。领就回去领吧。”
 
  牛娃忽然想起他在电视里看到的一对年轻人刚结婚就离婚,不说啥订婚礼金不礼金的,光为了瓜分男方家的家产就各找律师闹了一场大纠纷。按照姑姑昨晚的教唆,就叫他一登记就想办法和兰草住在一起去。可在兰草妈妈的眼皮底下,能办得到吗?可不这么着,又难管兰草和那个建云的接触,他犯难了。
 
  牛娃姑父忽然脑子灵机一动说:“我看,既然兰草这么说,就是心底里不情愿先去登记。不愿意登记去也行,省得咱给公家人那里去塞黑食钱,掏了钱还得给人家陪笑脸说好话,咱娃心里也不舒畅。再说,只等几个月,兰草年龄也就够了,咱公之明分去登记,谁的脸色都不看。省下请客送礼的钱咱买啥买不了?可不登记,两个娃到城里相处也得有个说法。我想,牛娃和兰草就干脆在各自的圈子里公开了两个人的未婚对象关系吧,以后来往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指脊背,怎么样呀?兰草。”
 
  牛娃姑父说的入情入理,兰草母女都反对不了。兰草妈说:“我也想,领那个空头子结婚证有啥意思?你姑父说的对着哩,既然你们俩已经都订了婚,当然是未婚的男女对象了,说出去光明正大,有啥必要藏着掖着?”又对牛娃说:“牛娃,你以后到你姨我这里来,到兰草的厂子里去,就把头仰得高高的,见饭就吃,见活就干!该咋说就咋说。我把你当我的亲儿子看待!”
 
  牛娃姑父趁机点拨牛娃:“牛娃,你还愣着干啥?跑到城里来了,就按照城里的规矩来行事,按咱乡里的称呼,你叫兰草妈姨,城里都叫妈,你今天就干脆改口叫妈吧。”
 
  牛娃姑姑也说:“痴呆子,你还等啥呢,来到你姨脚底下给磕个头,叫一声妈妈,以后再叫就顺溜了。”
 
  牛娃听姑姑的话,进门在狭窄的地上跪下去叫了一声:“妈!”一个头磕在了地上。
 
  兰草妈心里一悠,眼眶湿润了,激动的应声:“哎!牛娃子,你快起来吧,地面潮湿。”弯腰拉牛娃站起来。
 
  兰草看着这一切,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咋应付。
 
  牛娃姑父高兴地说:“这下好了,牛娃我们就交给亲家母你和兰草了,以后你们就对他管得严严的,要是吃烟喝酒打麻将,不好好过日子,你俩该怎么教育就怎么教育!一点都不要手下留情。”又对兰草说:“男人都兜子里装不住钱,你今后月月到牛娃一领工资,就一分一纹都给没收了,好好攒你们的过日子钱!他要不听话,你给我说,看我怎么教训他!”
 
  兰草妈说:“他姑姑姑父,你们不需要叮咛了,我打听过了,牛娃这娃会过日子。我从今后就把他当亲儿子对待!”
 
  牛娃姑姑亲热着对兰草妈说:“亲家母呀,牛娃妈去世早,孩子自小少母爱,以后他就既是你女婿,又是你儿子了。我这个当姑姑的也能省了不少心,我高兴得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牛娃姑父借机说:“亲家母,牛娃已经认你当妈妈了,我们下午就想回家去,地里的农活多忙你也知道。我们实在没有功夫在这里陪牛娃再找工作了,你打听打听,看这村里还有没有房子出租,要是有,就再租一个亮堂一点大一些的房子,叫牛娃给把房租出了,你和兰草住了去,就让牛娃住你这个房子吧。住近一点也好互相照应,两个孩子也方便交往。”
 
  兰草妈说:“这你不用多操心,我一会儿就去问问房东大叔去。”
 
  牛娃姑父问牛娃:“牛娃,你想想,看看我们还有没有考虑不到的地方。”
 
  牛娃只说:“我没有啥说的了,看兰草还有没有意见。”
 
  兰草说不出啥不同意见,就没有说话,表示默认了。
 
  牛娃姑姑姑父告别出来,兰草和妈送到大门外。牛娃姑父挡住说:“不用再送了,叫牛娃给我们把提包送到公交车站就行了。”
 
  牛娃送姑姑姑父去车站的路上,姑姑再三叮咛:“牛娃子呀,现在的女孩子没有人喜欢八板子打不出臭屁的老实疙瘩子人,都喜欢伶牙俐齿会说话哄人的空空头,你可要改一改你那木头一样的实实性格了!再要不把兰草给哄转过来,我和你大还有你姑父就都瞎忙这一场了。”
 
  姑父说:“反正你把住一点,只要有闲时间,就去追着把他兰草给黏住不离身,一块上街,一块吃饭,花小钱给买些瓜籽发卡一类的小东小西。功夫到了,自然就会有效果。我不信兰草不愿意跟你而去跟那个听说长得丑八怪的建云去。”
 
  牛娃说:“我找工作都要去离这一带太远的建筑工地上去,收工就乏得不想动弹了,怎么天天回城里来呀?”
 
  姑姑说:“我看这城里到处都在盖大楼,怎么会只有城外有建筑工地呀?”
 
  姑父也说指着街道延伸的远处说:“你放开眼睛看看,这一条大街有多少盖大楼的脚手架和大吊车高高的撑着哩?我要有时间,领着你一个个工地上去寻,不信他们都不需要民工,非要去到建云哄你去的那样的工地。”
 
  牛娃说:“人家那建云和兰草在一个厂子里上班,我能看得住吗?”
 
  姑父对牛娃谆谆教导:“我和你姑姑给你说了那么多,关键是要你把兰草的心赢过来,不是叫你当警察特务去的。你要是和兰草的关系公开了,他建云就不敢明目张胆和兰草来往了,你和兰草来往是人面前讲得出去的板上钉钉的未婚夫妻关系,他要阻止没有理由,你干涉他们来往理直气壮,我不信你堂堂七尺汉子,占不了上风!”
 
  姑姑念叨:“要是牛娃也能在这个厂子里上班就好了。”
 
  姑父恍然说:“怎么不能?现在的厂子都是私人承包了的,工人随便雇,这么大的厂子,一定能找个牛娃会干的工作。现在还不到十一点钟,我们试去问问去。要是给牛娃就在这个厂子里能找个无论干啥的工作,他和兰草就离得近了呀。”
 
  牛娃说:“人家这里要我做啥?”
 
  姑父说:“你长得缺胳膊了还是短腿了?难道打扫不了卫生?走,叫你姑姑在外面看着提包,咱俩去里面问问去!”领了牛娃进了厂门。
 
  这一次没有拐进去职工宿舍方向的偏路,直接向端对着大门的顶上有办公大楼几个大字的厂部办公楼。
 
  门卫问清是来找工作的,就直接把他俩指引进了人事科。
 
  人事科是一个男科长和一个女科员上班,听说是农村人来找工作,科长头也不抬冷冷说:“厂子里招工都是先发通告,再按照统一时间安排考试和岗前培训才能上岗,你们这时候来找工作,我们知道你去啥岗位合适呀?再说人家每个岗位都有人了,先回去看报纸电视上的广告去吧,啥时候要招工了,我们都发通告。”
 
  女科员也说:“现在找工作的技校毕业生甚至大专生都用不完,谁会用一个农民老粗大小伙子?”
 
  牛娃没好气说:“不要就不要,说那些风凉话做啥呢?农村人怎么得罪你了?”
 
  这时候,科长才抬起头来一看,见牛娃快一米八的气昂昂的身材和长相,忽然想起啥似的问:“这小伙子,你当过兵吗?我们这里刚刚走了一个保安。”
 
  牛娃刚要答话,姑父立即代为回答说:“当过两年兵的。”牛娃要张嘴,姑父暗暗拽了拽牛娃的衣角不断使眼色,牛娃就没有言语。
 
  科长问:“拿身份证了没有。”
 
  牛娃说:“拿着呢。”掏出夹在钱夹里的身份证递上去。
 
  科长看也没有仔细看就递给女科员说:“拿去复印一张,再给他一张表,指导他填了吧。”
 
  牛娃和姑父兴奋地跟着女科员很快办完了手续后,女科员给牛娃填的表上盖了章,顺手给牛娃写了一张介绍信说:“回去把被子背来,拿上这信直接找保卫科报到去吧。我现在就给保卫科打电话说。”
 
  工作找得出乎意外地容易,牛娃跟姑父出了厂门站到了大路边才忐忑不安地说:“姑父,我一天兵都没有当过呀。”
 
  姑父说:“要说你没有当过兵,人家会要你去当保安吗?我看他只随口问了问,也不问你要复原证啥的,就那样回答了他。等你上了班,好好认真把人家给分的事干好,他们可能就不计较咱给他说了谎了。你不要怕,无论是谁,都喜欢要老实本份好好工作的人。我不信没当过兵的就不会看大门,保安又不使唤真枪真炮,你好好按照队长的要求不折不扣完成领导安排的任务,能站端立正看得住生人小偷就行。”
 
  牛娃不知道保安到底要有啥本领才行,心里没底,送走了姑姑姑父,回兰草妈那里背他那个蛇皮塑料袋包裹着的行李的时候,一点自信心都没有。

上一篇:如二八杠必赢技巧视频一般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