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技巧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雨后的阳光温暖的洒在她和孩子的身上

时间:2017-08-25 07:04   【字体大小: 】 关注: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清新的空气弥漫着山野小路。五月时节,地里的高粱饥渴的吸着土地的养分,蹭
  雨后的阳光温暖的洒在她和孩子的身上
  蹭的往上拔节。她握着儿子还有些微肿的稚嫩的小手,疲惫的脸约显松弛,猩红的眼眸里却是满满的幸福。一切都过去了,她想。风轻抚着她蓬松
  
  的头发。“妈妈你闻,草里有西瓜的味道。”儿子说着递给她一束狗尾巴草。
  
  一个星期前的那个午夜,儿子突然高烧。她慌乱的背着五岁的儿子到医院,医生说“这娃,手足口病”那一刻,她两腿发软,全身哆嗦。怎么
  
  这个又来了,又来,她含混不清的叨叨着什么。医生咋办?她带着哭腔,泪泉水般涌出。她深知“手足口病”的严重。咋办?住院治疗,我给你开
  
  单,你快带去住院部。医生嘴里还在叮嘱着什么,她一句都听不进去,只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孩子。愣愣的坐在凳子上。脸如死灰。“快去,不能在
  
  耽误了”医生催促。
  
  到住院部的时候她歇斯底里的喊:医生快点,孩子住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然后她便晕了过去。昏睡中,隐约做了一个很成很
  
  长的梦,梦里有个孩子对她唱那首最喜欢的童谣,在她头上戴那个野草编制的花环。她清楚的看见那个弃她而去的已经一年的孩子。她多想抱抱他
  雨后的阳光温暖的洒在她和孩子的身上
  ,她撕心裂肺的呼喊,但是那个影子越走越远,瞬间幻化成了一些过往的碎片。她挣扎着想醒来,她知道她不能一直这样躺着,病床上还躺着那个
  
  发烧的儿子。但是不管怎么挣扎,她的整个身体始终悬浮在半空。突然一些声音潜入梦里,满脑子乱窜。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满屋子的白大褂在眼
  
  前晃动。我的孩子呢?她突然从床上跳了下来。一大帮医生护士把她拉住。孩子没事,在隔壁的病房里打点滴呢。医生还没说完,她就光着脚跑了
  
  过去,紧紧搂住虚弱的孩子。
  
  一年前,双胞胎的孩子也是因为这个病走了一个,当医生宣布说那个孩子呼吸停止的时候,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她跪在地上目光涣散的
  
  毫无声息。丈夫常年工作在部队,一年难得回来一次。那一刻她孤独得像一个受伤的母狼。独自站着自己的领地,任谁也无法靠近。人的一生你永
  
  远不知道,未来和意外那一个先来。是谁深有体会的说了这句话?
  
  “妈妈我疼”怀里的孩子被她搂得紧了,挣扎着说。“妈妈不哭,妈妈,医生说我打几天点滴就好了”儿子向来乖巧懂事。也就是这点,让她
  
  心里更为歉疚的疼。平常的时候,为了工作,很少有时间陪伴儿子。五岁的孩子自己学会了煮面条,拖地,拌饭,很多很多同龄的孩子不会的,儿
  
  子都会。这一点,她很骄傲,却又有很多亏欠的疼痛和不舍。
  
  接下来的日子很漫长,她日夜的守护在儿子的病床前,遵从着医生的吩咐,小心翼翼的做着这个,忙着那个。经过两天两夜精心护理之后,孩
  
  子的烧总算退了下来,她终于缓了口气。布满血丝的眼眸死死盯着手里的电话。该怎么跟孩子爸爸说呢?如果说实话他会担心的。她楞在哪儿。就
  
  说孩子感冒了,在医院打点滴吧。她嘴角露出苦涩的微笑,游走的魂魄坚定了心里疯狂滋长的善意谎言。
  
  人在某一个点,都会显得很脆弱,因为某种伤害抵触到了承受的底线时,不管用什么方式,都无法淬炼出坚强的理由。然而,有时候又会因为
  
  某种莫名的温暖而变得无比坚强。夜里她摸着儿子的小脸,一种温馨的情愫荡漾开来。窗外,半个月亮睡在山的那边,睡在孩子均匀的呼吸里。她
  
  握紧着手机拔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