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技巧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掀起了苏州蓝颜开发区热火朝天的新气象

时间:2017-08-26 10:14   【字体大小: 】 关注:
  山路畔的甜莓子 第八章 雾霾飓风 (七)
  
  代县长和冯娜仁遥相呼应,很快就将红柳开发区搞得人气兴旺、红火异常了。
  掀起了苏州蓝颜开发区热火朝天的新气象
  冯娜仁几天时间就忽悠得几百个家庭的人都异常兴奋、苏州蓝颜极度精神,用农家常用的自行车架子床摩托车以及手扶机子蹦蹦车,把孩子送进冯娜仁他们给搭起来的简易工棚住下之后,还都不放心一次次继续使用那些交通工具往孩子跟前跑着关心自己的娃。一直到新职工穿上了公司统一制作的浅蓝色夹克式工作服开始进行排队军训的时候,看孩子们精神抖擞的集体生活还蛮像样子的,才放心地想着:“这些蜜罐子泡大的碎东西,过一过集体生活,受点约束也有好处。”就给足了孩子的零用钱叮嘱听话好好干才来看的少了。
  
  冯娜仁说是安排集资户孩子们的工作了,但是她自己没有给这些孩子花费一分钱,工作服是家长们出钱给买的,伙食都是职工自己买饭票在大食堂就餐,新职工都有三个月的试用期,起码要过了试用期才会牵涉到工资的问题。冯娜仁大张旗鼓搞的这一通热热闹闹的花架子,实际上不但没花钱,还能从这几番家长们的钱流通的过程中间,得了不少物品差价收入。
  
  代县长这边的动劲也不小,他大胆避开农田转商用必须逐级上报申请、上下繁琐审批的复杂程序,卖庄基对上宣称是新农村建设试点和老少边穷地区的苏州蓝颜移民搬迁,私下将报名收钱权放手给乡村干部自主决定,哗啦啦几天时间,就将冯娜仁公司对面公路一线的第一排庄基地都卖完了。村里镇上借机搭车给小金库里充实了不少资金,代县长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在镇村主要领导面前警告说:“你们可给我记住一点,无论怎么零活掌握,可千万不要见钱眼开,把钱偷偷摸摸装进自己腰包里去!这个高压线,谁要是敢撞,别怪我到时候翻脸不认人!”镇村领导连忙赌咒发誓表示一定不折不扣将多收的钱用到明处。
  
  红柳村的土地卖了好价钱,村民们都分了不少钱,高兴得直说代县长的好话,哪里会挑剔他的这一套合法不合法?没有一个人能想到去告状,甚至一直对冯娜仁公司强取豪夺拿去村里土地极端不满的那些人,也都只顾着数手里的分德的钱,暂时忘了气恨。
  
  红柳镇街上连续不断的上访闹事风潮忽然平息了下来,人都将这个功劳归于了蹲在这里搞开拓改革的代县长身上,都说代县长是个难得的为百姓干实事的好县长。
  
  代县长给这个单边的临路建设工程起了个好听好记的新名字:“红柳新村”。看着新村建设的第一家动了工才有去忙他的其他事去了。
  
  一时间,红柳镇街道南向通往东西向的省道去的公路两边,一边是冯娜仁舞凤山农工商总公司新职工军训的号子声、新机器试机的哐当声、原材料运入的汽车声。一边是一家一户请来的小工队一节一节连接起来,有几里路长的建筑队伍。他们一车车往工地运水泥沙子钢筋砖瓦,梆扎起各种材料的脚手架、大大小小的卷扬机,叮叮当当轰轰隆隆搞出的声响绝对不亚于对面冯娜仁公司的气势。
  
  新领导的新举措,再一次。一茬茬一帮帮的上级领导、兄弟县区都又争着挤着来视察检查了、取经学习了。县委书记又有了陪同领导的机会,有了在其他地方同僚们面前出风头的机会,他心里很赞赏代县长搞的这一套。陪省市领导们来红柳开发区出头露面的间隙,他抽空对冯娜仁说:“宝贝,你干得不错,省市领导们都夸你哩。我也感到脸上有光,继续好好干,下一步我保举你当县政协副主席。”
  
  冯娜仁小声用只有他们二人听得见的腻歪音调说:“亲哥,我过几天去老地方,喂你饱饱吃奶奶!”吓得县委书记连忙阻止说:“小心!不敢胡说。”急匆匆跑去围着领导转去了。
  
  薛剑锋和叶腊梅一听到红柳村卖地的消息,就想到了给田美家买一块宅基地地,他们给在县城的田美打电话说:“红柳村卖和冯娜仁公司对面的临公路一线的地呢,是按宅基地卖,最多可以买三分地。地价也不贵,一分地才卖五千块钱。你应该考虑买一块呀。”
  
  田美没多考虑就说:“我在人家红柳村买宅基地干什么?咱又不是那个村里的人。”她有在那个小学好几年的心灵创伤,很不愿回到那里去触景生情引起伤痛。
  
  由于是和上级商量好了的建议,叶腊梅就劝说田美:“你自己在县城扎根了,也不替你父母和弟弟考虑一下?就忍心父母临老了还要回到你们那个马泉村的土窑吃苦受罪去?忍心你弟弟跟你们山里的青年一样难娶媳妇?”
  
  薛剑锋也劝田美:“这回村里卖的地,可都在公路正向上呢。建成了,镇里的街道就自然延伸过来了,那时候每户的前房可都是难得的门面房呀!有这样的好位置,自己不做生意,租出去当房东也会按月拿好多钱呢。”
  
  田美说:“我碟子碗水深水浅你们俩难道不清楚,说是办着个公司,可没攒下什么闲钱,苏州蓝颜家里老大(爹)和兄弟也就都那个样子,谁能拿得出钱来呀?”
  
  薛剑锋果断说:“你只应个声,钱的缺口,我们俩先给你垫着!”田美这还有什么话说?就没有再反对苏州蓝颜。
  
  薛剑锋叶腊梅马上找村里干部以田美的名字登记了三分地。刚好雷阳的父亲也要给儿子在那里买一份宅基地,就一起请客送礼活动通了村书记主任,将两家的宅基地挨在一起划拨在了冯娜仁公司正对面的自由市场那一块地里。受了他们好处费的村书记还讨好地给薛剑锋说:“要不是我在村里的干部会上据理力争,说了田美就是全县有名的甜妹子,是县政协委员。这么好的位置,你们外来户根本就排不上!”
  
  薛剑锋心里不屑村书记那话,想:“你要不是冲着我给你的两千块钱,鬼相信你因为田美的名气才会照顾她!”但口里还得一声声地说:“感谢书记照顾,感谢书记照顾。我那天一定和田美总经理一起请书记和主任吃顿饭。”
  
  雷阳的父亲雷社子本身是包工头,搞这么个一家一户的工程就是小菜一碟。他从他的几个工地上抽了几个人,让平日跟着赶着他推销建筑材料的个体户在这里卸了十几车建筑材料,拉来他自己工队的常用机具,立即就两家一线起动工了。
  
  田美要薛剑锋去和雷社子商量是不是应该先写个建筑合同什么的,雷社子一口回绝说:“怎么说就都是不到十万元的小工程,你们都是我家雷阳的领导,你们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再说田美老师在镇上中心小学教书的时候,我们全家都认得她,知道她那些难过经历。房盖完了,我看情况收她些材料费就算了。房既然盖在了一起,以后必然是祖祖辈辈的邻居了,我家说不定啥时候还得要她家帮什么忙哩。甜妹子这样在全县叫得响的有名人,我雷社子也想结交哩。”
  
  薛剑锋说:“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糊里糊涂不算账不好,到结束不一定能落得下好。”又做主说:“你们两家你对建筑方面的情况了解,外边材料、用人方面就多操心,田美她大她兄弟都叫来吧,让他俩在工地上看守,多干点想不到的零碎活,也可以放心苏州蓝颜材料不安全。”想了想又说:“我想,账务还得有,就让叶腊梅和杨芳两个各代表一方兼管着吧。进进出出都让有个纸条子记着,完工了一起结算。到时候你管理费收足是本分,少收是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