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技巧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我的记忆卡壳在不知哪里的岁月

时间:2017-09-10 13:58   【字体大小: 】 关注:
 到了家,已经是晚上,不同的是,白天似乎比以前的长,这个时间天色还很亮。
  
  出站口栏杆处,几个人翘首望着,忽然想到了小时候盼北京的姐姐归来,没有电话,只是一个隐隐约约的期望,接站,跑了一趟又一趟。
  
  快到家门口,看到了爸爸,是爸爸越来越老了吧,接女儿接得越来越近了。以前不管多忙都会骑着单车到车站接我,见到外孙女就满脸堆起笑。
  
  屋子里灯火通明,妈妈擀好了面条,厨房里热气腾腾。琪琪说的那只黑色的小白狗圆滚滚地像被踩到尾巴似的叫,没一分钟琪琪就把他抱到沙发上摸来摸去。大狗欢欢还在叫个不停,琪琪说上次白喂他那么多肉了,买来的成年狗真难办。那只被烧掉半截胡子的猫又胖了,猪被我们过年了,牛羊们正吃得欢。
  
  地上有一层薄薄的雪!
  
  冬季吃饭不在餐厅,炕上放一张小单桌。妈妈的面很温暖,就算再想减肥也不能被他们发现。妈妈从来没有发现过女儿偷偷长出来的脂肪,她只知道能吃就是健康。
  
  没事了,爸爸沏了一壶茶,俩老人嗑着瓜子看戏曲频道戏迷家庭,我没戴眼镜,我听着是樊梨花,声音很大。
  
  琪琪带了全套盗墓笔记看个不停,不时咯咯笑。说实话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痴迷,透支了压岁钱网购,她说要自由支配一百块钱,她做到了,而且是快乐无比。
  
  小猫小狗都被琪琪弄上了炕,两个黑白帮你撕我咬忙个不亦乐乎,照张像分不清哪个是猫哪个是狗。
  
  我在做着针线,在家牛牛是我的眼睛,在这里我是父母的眼睛。
  
  困得不得了,灯还亮着,电视节目一会儿自焚事件一会儿朝鲜核实验又开始八路军了。老爸革命范儿的,搞得妈妈无奈睡去。要是老妈文艺范儿的上阵,各种家长里短就会接连上演。上次牛牛在这里看电视,爸爸来了,隋唐演义不知怎么就变成焦点访谈。牛牛去了西屋,刚打开电视看没一会儿,爸爸又神奇地替他换了台。还得是我主持公道,不带欺负老实人滴!
  
  电视声音大,爸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在被窝里浑身酸痛翻来覆去睡不着。家已经没有多少过去的样子,。身边的琪琪巴不得看书看个通宵,抓她个小手陪我入睡。
  
  凌晨四点,爸爸穿好了衣服,很快后院灯火通明,是晨起喂他的牛羊。然后把炉子生得很旺,喝了水又嗑瓜子。我问他为什么起这么早,说有活儿要干,顺带表扬了琪琪给他捡的耳包真的很好。
  
  现在,他把我搞得头晕眼花之后,脱衣上炕,呼得正香。
  
  俺也得回笼!
  

上一篇: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段都会有不同的任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