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技巧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姑娘们的蓝颜声音和走路都妖媚得很

时间:2017-08-21 22:03   【字体大小: 】 关注:
  天灵灵,地灵灵,美眉靓女快显形。
  
  没事闲的,自己瞎编的一句咒语,一遍一遍地念。咒语对吗,应该算是一句祈愿。要不就是用了咒语的体式,而表达了一个祈愿的内容。就这样来回的想,无聊至极。
  姑娘们的蓝颜声音和走路都妖媚得很
  白天他妈的睡多了,晚上就睡不着觉。眼睛铮亮,看着四周的黑夜。难得看到夜的黑,是和白天的白完全不同的景致。我才知道,原来这夜的黑是很美好的,因为我可以什么都觉察不到,比如白天里人们的媚态的嘴脸和古怪的声音;而且我还可以在这样的景致里随心所欲地想,即便是女人和色欲,也没有人来指责我,更没人来搅扰我。
  
  一想到女人,我就越想越精神。想到最惬意、最甜美的时候,我还会偷偷地笑,有时候差点笑出声音来。
  
  既然是这么美好的景致,那就去想最美好的事情吧。于是我就下了决心开始想女人。想我心仪过的女人。从没上学前的小时候开始,一直想到现在。她们个个竟然都是那么美好。
  
  小时候,没上学前,成天没事做,就去耍流氓。吃完饭早早地就去人家小女孩家里,约人家出来,找人家玩过家家的游戏。如果我让别人当我的媳妇,那个总愿意给我当媳妇的小胖丫,就总是闪着大眼睛不乐意,不说话。我就跟她说,那你俩都当我媳妇吧,她听了更是不乐意,更是不说话,甚至还会哭鼻子。你说,这小孩子的时候懂个啥,但对这男女之事竟都天生地异常敏感。一想到这,我就会会心地笑。我努力地想,还是这个总是抢着给我当媳妇的小胖丫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刻,以至于现在,我还能想起她小心地把用泥巴做的饭菜递给我吃的情形,我对她的印象也就永远地定格在了那一刹那。于是,在我心里,她永远都是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红红的头绳,红红的脸蛋。
  
  这样的随心所欲地想,当然是美好的。我就继续想,想她们对我的好,想她们在我生命里的印记和意义。我还想我对她们的不好,然后自责,然后悔过。
  
  从过家家的时候开始,然后是小学、初中……一直到现在,不管是我暗恋的,还是暗恋我的,数数有好几个。虽然她们都成为了过往,但她们都曾经给我美好。不说了,因为涉及到我和她们的隐私。说多了可能会对她们的二婚或者再嫁产生不必要的影响。
  
  反正对于我的现在来说,我是很感念她们曾经在我生命里的出现的。哪怕是我只听到过她一句关切的话语,哪怕是我只看到过她一次深情地回望,哪怕是我只感受过她一次欣喜地害羞。
  
  人家别人睡不着觉,都他妈的数数或者数星星,管用。我呢,却数女人,不知道能不能管用。
  姑娘们的蓝颜声音和走路都妖媚得很
  我还去想我的未来的女人。我就一个个地数在天边的以及在我身边的所有的我认识的女人,想象着她们之中谁还可能会成为我儿时的小胖丫。
  
  我还想到一些关于男女的讨论。
  
  昨天我和我单位的一个同事说到女人。他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后,问我想不想女人。我说我想,不是想别的,而是我想求求那些漂亮的女人不要再打扮了,因为这样会让我分泌更多的荷尔蒙,会让我容易对她们图谋不轨。因为我正值壮年,因为我还年轻。
  
  情人节那天,我和几个网友聊天。她们都问到我怎么没有和情人去约会或者过情人节。我写了首打油诗,用同样的一句话回答她们:人家情人遍地走,我却一个都没有,都说老婆是一个,就像左手摸右手。她们都不相信,说我这样有才情的人怎么会没有情人。不管我怎么说她们都不相信。最后我说,情人节多宝贵啊,人家有情人的人,谁还会在这里守着电脑玩斗地主啊,我要是有情人,我一定也出去约会去了。她们也都恍然大悟,一下子,她们就都不再质疑了。
  
  她们还问我如何看待情人节。我说情人节就像鬼节一样。好听一点说,鬼节是孤魂野鬼泣相亲。情人节就是痴男怨女心相印。不好听一点说,鬼节是阴间的鬼魂到阳间来相会,情人节则是阳间的男女到阴间去偷情。偷情的意思就是不要脸地去搞破鞋。搞破鞋的意思就是和心仪的男人或者女人发洋贱。很正常,没什么特别的。
  
  她们还是问我怎么没有去过情人节,过过情人节吗。我说情人节是有情人的人过的节日。我没有情人,所以我没有情人节,也就不过情人节。她们说“你老婆不就是你的情人吗”。我反对,我说,老婆没和我成家之前是我的情人,那个时候我应该有情人节,也应该过情人节,但是可惜的是,那个时候还不时兴过这个节日。现在她嫁给我了,成为了我的老婆,就不能再用情人来称呼和定位她,因为我觉得这样太不庄重,也太不尊敬她。要知道,在我眼里,情人是永远也抵不过老婆的。要知道,能成为老婆的情人只有一个,但永远是情人的情人或者成为陌路人以及仇人的情人可能会有很多个。
  
  昨天我听说了很多关于男女出轨或者偷情的热闹的话题,就想到一句话:插足有风险,偷情须谨慎。我把这句话放到我的qq签名里,用以调侃和告诫现在的男人和女人,结果却遭到一片质疑和责问。大家纷纷要求我删掉,于是我就莫名其妙地赶紧删除了,也不知道这样的话究竟触动了谁的哪根神经。之后,大家都说这句话不该是我说出来的,与我的身份和给她们的印象不相符。我问她们对我什么印象。大概都说我就像一道风景,只能远远地看着,不敢和我接近。于是我找到了我没有情人的症结,也正如有人跟我说过的两个字——清高。我把这个结论说给她们听,她们都点头称是。意思是如果我真的还没有情人,那么一定是因为我太清高了。
  
  我也在想,我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竟然没有情人,谁信啊。一个情人都没找到,就连我老婆都说我亏了。既然她都这么说,看来我是真的亏了。哎,命苦啊,心里装得满满的,也都是苦啊。其实,我是宁愿生活在想象里。因为我选择情人的标准确实很高。我的情人应该是有修养和内涵的,就是举手投足要温文尔雅,并且人必须要漂亮。为什么这么多说道呢,因为我以前曾经心仪过的女人都是这样的,或者说,这样的标准是综合了我以前曾经心仪过的女人的优点而得出的。很难有人达到或者逾越过去。
  
  有一个网友说要在今年七夕中国情人节的时候约我,当我一回情人,也好了却我一桩心愿。好像有些同情和勉强,不会是同病相怜吧。我很高兴,但是我持反对意见。做我的情人,一定是要认真而恒久的。不然都不算是我的情人。还有人说,下辈子做我一辈子的情人。我说:你说这样的话就是在骗人,而你也就是一个骗子。因为人没有下辈子。如果有,那么每个人都应该有上辈子,你活着的时候看到过你的上辈子吗?即便有下辈子,茫茫鬼海,没有电话和互联网,怎么找你。
  
  所以我是相信空间而不相信时间的。空间是真实存在的具体的格子,把人隔开,比如你在北京,我在上海。而时间是人为想象出来的抽象的格子,把人隔开,比如你在唐朝,我在今天。我可以越过空间找到你,但我不可以穿越时间再找到你。
  
  我突然想到巫师这个职业。现在还有没有这个职业呢,古代一定是有。我要是生活在古代,我一定做一个巫师,一个正义的巫师。用手里的利剑,沾满赤诚的血,刺向一切情感上的假意、欺骗、邪恶和罪孽。我的嘴里大声地喊着我的口令或者咒语: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快显形。
  
  这样想着,我确乎有些困意了。我知道一觉醒来,又将是天亮了。我又将看到那些女人,大概是宁可不吃早饭也要坐在梳妆台前把自己打扮得阴阳怪气的。我想问问她们:你们这样不惜时间和血本来打扮,而你的男人又能看上你几眼呢?哎,无非是用来到外面去勾引别的一些好色的男人罢了,当然的,也包括我这样的壮年的男人在内。而我呢,可能依然会不解风情,可能依然会自恃清高。
  
  哎,都何苦呢。
  
  天灵灵,地灵灵,赐我个情人行不行。